客家人高手论坛

乙肝通过血液传播具体有哪些情况

时间:2019-11-27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乙肝病毒并不会传染,而最多只能被称为会发生转染。针对于不会传染的乙肝病毒而注射乙肝疫苗本身就违反免疫学原理。不应该讨论乙肝疫苗是不是安全的问题,因为吃香灰也是安全的,而应该讨论的是乙肝疫苗有没有效。如果与吃香灰一样属于非常安全,就是没有医学效果,那么根本就没有接种的必要。至于为什么乙肝疫苗没有效,说一说乙肝病毒的历史就可以清楚把问题讲清楚了。

  1963年,一位澳大利亚医生布隆伯戈从一位肝炎患者的体内发现了一种被称为表面抗原的东西,再后来1971年英国一位叫丹的研究者用电子显微镜扫描了肝炎患者的血清,发现了一种大泡泡套着小泡泡,小泡泡里面包裹着环状DNA的这么一种小颗粒,再又拍了张照片,并发了篇论文,说这种小颗粒就是乙肝病毒。可是对于肝炎患者用电子显微镜化验非常不方便,这才有了用抗原抗体的化验方法,这种方法比较容易在医院里面普遍使用,也就是俗称的两对半化验,实质上与化验血型的原理是一样的。注意,这里有个经常被忽略的前提,也就是说早先的医生遇到的全是有明显不舒服需要帮助也就是治疗的“病人”。乙肝病毒是从有不舒服症状的肝炎“病人”体内被发现的。发展到现今,健康体检普及了起来,许多单位每年度都会组织一些健康的员工,换句话说是没有不舒服症状的健康人群去体检。而从这些健康的人群当中也用抗原抗体的化验方法找出了肝脏并没有发炎的“乙型肝炎”患者。这种健康体检的诊断结果明显与客观事实互相矛盾。但做为新现象,医学总得给个定义呀解释呀什么的,因此对于健康检查人群,我想知道这种美女图片去哪找??或者本质上是针对没有肝炎症状的人群来说,在此人群当中用抗原与抗体的化验方法发现“病毒”阳性反应,是不能被称为乙型肝炎患者的,而只能称之为乙肝病毒携带者。这种定义或者解释已经与“肝炎”有了十万八千里的差别了。

  当使用抗原与抗体原理化验的方法在七十年代被引进中国之后,发现健康人群当中大至十个人里面就会遇到一位乙型肝炎“病人”。按当时的医学理论的理解,人体内要是存在乙肝病毒,那不就代表着肝脏发炎呀。健康人群十个人当中有一位是肝炎患者有多可怕哟!可是这种认识目前可以被证明是完全错误的。因为1992年两对半在中国的健康体检中普及,发现了大量肝脏并没有发炎的目前被称为乙肝病毒携带者的健康人。

  再打个比方可能便于你的理解,每一个人的鼻腔里都存在细菌,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细菌携带者”,但可以因此得出结论说每一个人都是鼻炎患者吗?所谓的乙肝病毒是从肝炎病人那里发现的,肝炎可是前提。但是健康体检者的肝脏并没有发炎,也不会有任何肝脏发炎的不舒服的表现。从健康体检例如婚检发现什么大三阳或者小三阳并不能用于诊断肝脏发炎。你再简单的想一下,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表现,估摸着肯定先会去三甲医院去瞧医生,让医生去解决这种不舒服不是吗?有谁会在不舒服时去保健医院去做什么婚检健康体检的呢?疾病状态与健康状态的区别不就是前者存在不舒服的表现吗?再想一下两对半化验的原理与查血型是一样的,换个角度去理解,假如你是A型血,也就是A抗原阳性,你能诊断是什么疾病吗?O型血的人,A抗原与B抗原全是阴性的,你能说O型血的人就能比A型或者B型血的人健康吗?再有就是A抗原或者B抗原阳性可以发生什么传染吗?这些全是些常识性的问题,想来你一定能简单得出正确的答案的。

  可是早先也就是发现乙肝病毒的时候可不是这样,那个时代的医生们想要解释为什么中国大三阳或者小三阳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多,而当时的理解偏向于表面抗原阳性代表体内存在会传染的乙肝病毒。所以有许多政策的制定就有了偏差了。例如婚检发现乙肝病毒携带者不给开健康证,要所谓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去治疗,治疗好了,也就是把表面抗原阳性给治疗成阴性后才开健康证。当然了,那个年代没有健康证连婚都结不了。再有就是食品行业,例如餐馆业从业者如果没有健康证也是无法上岗的,再有就是幼儿园的老师,医院里的医生,只要表面抗原阳性全是没有健康证也就意味着无法上岗工作的。就连一般的人要是被查出有“问题”,在家吃个饭都得分碗筷以控制那不存在的乙肝病毒的传染。再瞧现在,上面的错误政策全修改了。但是仍然遗留了一个小尾巴,就是针对于不存在的乙肝病毒的传染注射什么乙肝疫苗。尾大不掉成语就是预言。

  再看一看被普田系夸张为拥有见血封喉般强传染能力的乙肝病毒的证据是怎样得来的。乙肝病毒经血液传播的“广告”已经深入人心。广告本来就是以夸张而见长的,不夸张就不是广告。谁的广告呢?疫苗公司呀,还是美国滥用专利权而完全不负责的美国公司。很明显,一定是医学输血当中遇到了经血液传播的案例了。可如是案例收集是存在问题的。因为输乙肝病毒携带者的血而被“传染”上乙肝病毒的案例在目前的恶劣医大环境下是很容易表现出来的。可输含有乙肝病毒的血而没被“传染”上的案例却根本无法被体现。这样只记录传染发生的案例,却完全忽视不传染的《案例收集大全》只能得出一个错误结论,乙肝病毒经血液传播,传染给一位健康人是“百分之百”正确的。至于后面普田系再添油加醋,把乙肝病毒描画成具有见血封喉强传染性的病毒,乙肝病毒最后竟然变成经性传播的性病了。原本仅张贴于公厕里的花柳病小广告,经“美国高科技”洗白后跑到网络公众媒体上了。与之对应的现实是八九十年代基因技术开始使用的年代,由基因专家把乙肝病毒的DNA提取出来,直接注射到健康的肝细胞里,却根本就培养不出一个完整的乙肝病毒丹颗粒。那么请问,乙肝病毒的强传染性在乙肝病毒培养难的客观事实面前体现在哪里?自乙肝病毒被发现至今,半世纪已经过去,可病毒专家们至今还养不出一个完整的乙肝病毒丹颗粒。这已经足以证明经血液传播的《案例收集大全》在长达半世纪以来忽略掉了多少不传染的案例。那么案例收罗来的客观事实又怎样解释呢?很简单,随便请一位转基因专家就可讲清所转基因要被稳定表达是个多么小的概率。因此《案例收集大全》收集到的不是传染案例,最多只能算是转基因领域里的转染案例。看来普田系广告部是用了移花接木与狸猫换太子的这么些偷换概念的小把戏。为此疫苗公司所获得的利益是很明显的,中国每年新生儿平均一千两百万,普种乙肝疫苗是个多么大的市场。其实简单的想一下,经输血传播的原理与注射乙肝疫苗的原理是互相矛盾的。如果注射乙肝疫苗有防疫效果的话,那么输血时输入的“病毒污染的血”为什么就不能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减毒“活疫苗?如此一来,《案例收集大全》怎样才能达到”百分之百“的完美境地。现在的转基因乙肝疫苗,第一代用的是酿造酒的酵母菌,也是做大馍发面使用的酵头转基因做出来的,酵母在此看来并不算是什么高科技名词。每一个人的消化道里都存在酵母菌,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是酵母菌携带者,可并不能说每一个人都是肠炎患者。

  目前的客观事实是描述病毒传染力强弱的国际单位不存在,描述免疫力强弱的国际单位也不存在。新生儿期注射乙肝疫苗违反免疫学里的疫苗注射相关注意(新生儿体液免疫发育不成熟是不可以通过注射乙肝疫苗抗原去产生出抗体的)以及免疫耐受的原理(针对不成熟的体液免疫系统接受抗原刺激容易产生针对此抗原的免疫耐受)。且入托体检大数据统计表明,注射乙肝疫苗而并不产出抗体的儿童达到百分之四十,不注射乙肝疫苗而胎带抗体阳性的估计也有百分之四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抗体弱阳性的才可算是注射乙肝疫苗的效果体现吧,可这又达不到统计判定有效的金指标百分之三十。婚检成人表面抗原阳性率百分之六,且夫妻大多是单方乙肝病毒携带者。假如乙肝病毒具有强传染性,单阳夫妻所育抗体阴性的孩子不是罕见而是比较常见,在长达两三年的亲密生活环境下,入托体检的表面抗原阳性率可以计算是百分之一或二,可客观现实却是千分之二。乙肝疫苗有效果在乙肝病毒无单位强传染力与无单位免疫力低下的说辞下,在无需单位的百分率统计数据面前变成了夸张广告与虚拟神化故事了。

  再解释一下中国为什么成了乙肝病毒携带者大国吧。可以肯定,乙肝病毒传染论并非是对这一事件的唯一的解释。再打个比方吧。春天蝉会蜕皮,同时过冬的蛇也因为要成长也需要蜕掉“紧身衣”。对于大量蜕皮的蝉或者蛇来说,完全可以使用蜕皮病毒传染论进行解释的,蝉与蛇的基因密码具有相当程度的相似性,完全可以找出蛋白质颗粒内包遗传物质的有机混合物微颗粒——蜕皮病毒的。可没有哪个专家会以此为题写什么大论文,证明蝉传染了蛇蜕皮病毒或者蛇感染了蝉蜕皮病毒再引发大规模的——蜕皮传染病。可是病毒传染科却大量的发表着大论文,例如什么鸡与人的基因相似度达74%,从中找到了蛋白质核酸有机物混合颗粒,于是鸡流感病毒这一烈性传染病毒便诞生了;再有猪与人的基因相似度达到83%,从中找到了蛋白质核酸有机物混合颗粒,于是猪流感病毒便诞生了;猩猩与人类的基因相似度达到98%,从中找到了有机混合合物蛋白质核颗粒,于是艾滋病毒与艾博拉病毒便诞生了……,动物是病毒的传染源,人体在发烧有症状时,所有不明原因的疾病全可在动物界的某动物体内找到相似的蛋白质核酸有机混合物颗粒,而混合物是病毒,是动物不讲卫生,被病毒感染后再传染给人类的。可惜的是,2003年的非典,从蝙蝠与果子狸体内都找到了所谓的病毒基因,可到底传染源是蝙蝠还是果子狸?为什么就不能是人类做动物实验,把在人体内发现的所谓病毒传染给动物的呢? 再有就是人在发高烧时体温40度,可这一温度在鸡却是正常体温。相似的温度再加上相似的生化反应物,最后生成相似的生化产物,这是再简单不过的有机化学当中的常识,由此可以推断出所谓的禽流感有机混合蛋白质微颗粒是在人体发高烧时被人体自已创造了出来的,与鸡禽流感病毒传染人一点都不沾边。正因为如此,鸡可成为禽流感病毒的健康携带者,而在人却表现为得病发高烧。 看来再这么研究下去,蜕皮病毒还真有可能随时在大论文里诞生出来的。

  时代在进步,城乡建筑的差异也越来越明显。最简单的是农村田地多,而城市马路多。农村不会出现热岛效应,而城市热岛效应明显。相对而言,细菌在农村田地的日子肯定要比夏天晒得发烫的城市马路上要好过的多。在农村的田地里,细菌过的地上生活,而在城市细菌只有在下水道里过着地下生活。既然热岛效应描述的是日本岛气候变热,那再分析一下日本人的乙肝病毒携带者的情况。战后日本曾经也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大国。上世纪七十年代,日本发达有钱了,同时也开始使用乙肝疫苗了。花了二十年,到九十年代,日本把乙肝病毒携带者大国的帽子扔太平洋里去了。中国学日本疫苗高科技,只是晚富了些,于一九九二年开始对于新生儿普种乙肝疫苗。只是至今也过了二十多年了,可还是通过接种疫苗而扔帽的“奇迹”却并未再现,科学是讲重复性的,至此注射乙肝疫苗而扔帽的理论已经通不过可重复检验的科学验证这一关了。二十年来乙肝病毒携带者所占百分比一直没有什么明显的统计意义上的变化。2003孕妇健康检查的统计表明,乙肝病毒携带者孕妇占比是4.5%,2014~2016年,三年的统计仍然还是4.5%。对新生儿接种乙肝疫苗是1992年开始的,孕妇生孩子的平均年龄是27岁,2003年的孕妇是没有机会在新生儿期间注射乙肝疫苗的,而2014~2016年的孕妇当中,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孕妇群体将逐渐被92年以后出生(也就是新生儿期打过乙肝疫苗)的人群取代掉,要是乙肝疫苗有效果,应该看到有下降的趋势才对,可事实却恰恰反。当然还有人说90年代注射乙肝疫苗不规范,疫苗运输遇到“冷链”问题了,因此疫苗质量普遍不过关。那好,就算疫苗一点做用都没有可好,没有疫苗的保护,统计的结果应该是逐年上升才对呀,这又与事实恰恰相反。事实表明,注射疫苗与不注射效果全都一样。也就是说,乙肝病毒携带者所占人口的百分率与注射乙肝疫苗的防传染方法根本就不相关。2014~2016年仅三年的数据,虽然可从三年数据看出未来几年的变化趋势将有很高的概率不会发生变化,可是仍然有些差强人意,统计仍然在继续着,到2020年,将有一半以上的孕妇是1992年以后出生的,到时候孕妇乙肝病毒携带者率还没有发生统计学意义上的明显变化,那就可以很好说明问题了。

  2006年卫生部统计表明,中国的乙肝病毒携带者所占人口百分比由早先的百分之十下降到了百分之七点一。此类下降常常被当做注射疫苗有效果的证据。但这一证据是有问题的,完全可归类于基层化验过程当中出现的第一类假阳性事件正在下降。比较正确的化验方法是针对于阳性结果再复查一遍,用以排除因为加样的吸嘴污染而出现的假阳性。早前的化验根本就没有对阳性结果进行复查,所以十个人里面出现一位乙肝病毒携带者的百分率里肯定混杂了没有被排除掉的第一类假阳性在里面。二零零六年的统计同样也没有排除假阳性的复查,因此百分之七的百分率仍是比真靶值仍然偏高那么一丁点的。只是由于加样开始使用但不能保证全国众多的基层化验室为了节约成本而全部都一次性正确使用“一次性”吸嘴,因此污染所至第一类假阳性一定比早前的消毒不严格而重复使用的吸嘴年代要下降许多。由此可见,富一些就是比穷一些的化验精确度要高一些,而与乙肝疫苗的接种不沾边。六十年代,日本农村城市化已经完成,热岛效应已经开始产生。中国现在完成了吗?八十年代未九十年代初,有些地方的城乡结合部还可见供农家肥使用的化粪的粪坑。欧美发达国家早先肯定也经历过乙肝病毒携带者大国的阶段,只是那个时候被称为乙肝病毒的生化有机混合物颗粒还没有被发现,只是不知道而已,可发现颗粒后,人家早已经农村城市化几十年或者上百年了,因此欧美发达国家目前还是可以接着不被戴高帽而沾沾自喜。

  作为印证统计数据,婚检乙肝病毒的传染是具有性别歧视的,男/女为3/2。难道说乙肝病毒也会“重男轻女”?本来对此数据的认识想解释为中国人口男女比例失调的,虽然不靠谱的计划生育人口普查存在许多不确定性,例如超生游击队与黑户头。但作为公布了的“权威”统计,计生是唯一,显示中国男女比例并未失调,或者根本达不到三男对两女的地步。那好,就以计划生育的人口统计指标为准绳,还是可以用乙肝病毒不会传染而只会转染来自洽解释的。中国解放时是农业大国这是公认的客观事实吧。农民所占总人口的比重曾经达百分之七八十。而在农田里干体力活的用不着说一定是男人多于女人吧,至于这一比例是否达3/2,由于条件不允许,无法进行有效统计。但结论依然不是会传染的乙肝病毒在重男轻女,而是田间体力活决定了男性转染成化验结果阳性的机率要大于女性。同理,乙肝病毒携带者伴随年龄的统计表明,儿童与老人当中乙肝病毒携带者非常少,而青状年非常多。这用乙肝病毒传染时出现年龄歧视肯定是解释不过去的。因为可以用反证法证伪传染理论的。假设乙肝病毒是烈性传染病毒,下田干农活的农民伯伯与农民大婶们在解放前又是这么多,可为什么统计却表现为仅仅十分之一的人被传染,为什么不会是百分之八九十?假如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全部都因为有了抗体可以对抗传染了,那么还打什么乙肝疫苗刺激人体产生出本来就已经存在的抗体呢?如此证毕,所以田间干农活模型可以很好的用转染而非传染去解释年龄分布统计结果的。如果说日本仅是孤证,那么请对比一下印度吧。虽然没有条件对印度进行统计调查,但非常自信也同样可以用干农活模型去套用。

  相关抗生素滥用所导致的耐药细菌的研究有很多,绝大多数涉及到细菌的质粒。质粒结构太像乙肝病毒了,目前的医学现象可以证明乙肝病毒约等于质粒。简单说来抗生素无法无法对付病毒是医学共识,可无法对付细菌的质粒却被共识忽视。线粒体里的“质粒”可以用于作母子方面的亲子鉴定,且以此推演出黑皮肤的夏娃人类老祖先的大头像来。线粒体可是古细菌,融入细胞且与之共生至今几十亿年有余,众多的与质粒相关的研究也被医学专家小圈圈们忽略。这才导致质粒约等于病毒至今都无法进行有效的证明。涉及质粒的共识是用转染来描述的,可至今病毒却错误的使用着传染这一不自洽的理论来指导医学实践的。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香港挂牌| 六和彩挂牌正挂版彩图| 老铁算盘高手论坛| 和尚心水报新图自动更新| 论坛规律公式一肖中特| 白姐图库开奖结果查询| 最新杀肖公式规律| 香港一码中特免费公开| 今期六合同彩资料| 一肖中特平免费资料|